当前位置: 杨坝资讯 > 教育> 陶开宇:生态消费追梦人

陶开宇:生态消费追梦人

发布时间:2019-11-02 21:48:34 人气:3972

最近,“垃圾分类”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词汇。在湖南工商大学,有一位副教授——

她连续几年都买不到新衣服,甚至很少使用日用化工产品。日常洗发水、洗面奶和其他产品都是由天然植物制成的。

不管是在校园里散步还是出差,她一看到垃圾就会捡起来。她丈夫给她的包里常常装满了到处都能找到的“花和植物”。

她尽最大努力推广生态消费的概念并付诸实践。她在各种公共服务平台上举办公共课程和讲座,影响了成千上万的人。

她的名字叫陶·余凯。“我平时要么在实地学习、布道,要么在实地练习。我愿意整天努力工作,争取在生态消费方面取得一些进展。”她说。

不流行的世俗时尚

耳环由五彩陶土、植物的自然色、土豆和苦艾汁等制成。用来制作食物球随身携带……随处可见的小物件,连同创造力和劳动,已经成为绿色、环保、有趣和有用的项目,在创业项目中展示。

不久前,长沙大学举办了环保创业博览会,陶余凯带学生参加。"我们参与的最初目的是让人们了解生态消费."陶余凯说,学习和实践生态消费已经成为她的习惯和日常安排。

简单地说,生态消费就是在消费之前、消费期间和消费之后坚持应用生态标准,以尽量减少对自然的污染和负担。

“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,真的太难了。”2006年,陶余凯获得博士学位,并决定结合自己的研究兴趣,以绿色消费行为经济学为研究方向。不假思索,一旦你进入“消费”,你的生活将会更加“精彩”。

对消费者行为的研究不仅应该是理论性的,而且应该深入到个体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,思考消费者如何选择、为什么选择以及不同选择的后果。她研究得越深入,就越感到不安:“消费者对生态效益的关注远远少于存钱、赚钱和炫耀来赚钱。”

自己做比听别人说好。

起初,陶余凯做了“有机团购”。她创办了自己的“英慈”新浪博客,并成立了一个qq群。游客和会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有机生命爱好者。结果,她从广西买了老品种的大米,从湘西买了野生猕猴桃,从河南买了铁棍山药...两年多来,她组织人们从贫困家庭购买了数吨本地大米品种、数千箱古红糖、10,000多箱陈年艾条和其他近100批特殊产品。

2008年,她成立了“英慈慈善”团队,倡导“有机生活和互助体验”,专注于生态知识宣传和创意实践。2013年,她推动成立了长沙民政局下属的第一个非政府组织(非政府组织)。陶余凯决定通过自己的努力,让生态消费成为绿色低碳的时尚生活方式。

她连续几年没有买新衣服,也很少在家里看到沐浴露、洗发水和护肤品。她发酵红糖、新鲜蔬菜、厨房垃圾、自来水等。以1∶3∶10的比例连续三个月制备各种天然环保酶,用于洗头和用无患子、茶籽粉和木槿洗澡,拒绝化学产品。然而,她很时尚。一条简单的丝巾可以系上100多个“图案”,一件普通的旗袍可以穿得优雅。

"道的“世俗时尚”有着独特的女神风格,许多学生无意识地成为生态消费的追随者."黄亚是陶余凯的同事和最好的朋友。现在,她也是陶余凯生态课堂的参与者和传播者。

高级生态教室中的时钟

陶余凯的《生态消费理论与实践》是湖南工商大学的选修课。除了传统的理论和案例教学,更吸引人的是让生态消费变得新鲜。

走进教室,我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一个令人眼花缭乱的生态创意作品展示:蒲公英和从田野里收集露珠的紫云英;环保唇膏和植物色素制成的唇膏;用废纸和精致的笔筒制成的小风车,用大麻制品包裹在易拉罐中;一种注入无患子酵素的压缩面膜。还有各种各样的季节性美食,例如春天的绿饺子,夏天的凉粉,秋天的月饼和冬天的汤圆。即使是许多人不知道的酸枣和豌豆尖,也会变成美味佳肴。

“我认为‘生态消费理论与实践’是一个口号式的空洞理论,仅仅上了几堂课我就彻底推翻了我的观点。老师实际上教我们识别教室里的各种花草,让我们学会用废弃植物的残渣制作美味的食物,如萝卜皮、豆渣蛋糕、土豆叶汁等。这太不可思议了。”一些学生在网上惊呼。

“今天的孩子生活条件很好,远离自然,沉迷于互联网,许多人处于亚健康状态。”陶余凯认为,要促进生态消费,必须从源头上唤起人们的生态意识,形成环保习惯。她将全班100多名学生分成五人一组,让他们自由选择“从蔬菜中醒来”、“不塑造生活”、“食物森林”和“光盘行动”等主题。上课前,她收集材料并制作作品。上课时,她集中精力展示和谈论自己的经历。课后,她一起打卡上班,自发形成了生态消费的习惯。

朱氏集团的打卡主题是“塑料生活”,即避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塑料制品。该小组的成员每天主动向微信群发送照片来打卡。微信群的战斗迫在眉睫:有些人手里总是拿着保温杯;有些人去购物,带着自己的帆布包。有些人为室友做麻绳杯垫。一些人分享新的无塑料纸快递盒。“我们的生活似乎与塑料密不可分,但通过35次计时,我们明白只要我们积极寻找塑料的替代品,就可以实现‘无塑料生活’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们获得了对生态环境的思考和关注,发现了日常生活的美。”朱对记者说。

为了搞好“食物林”的话题,陶余凯在长沙郊区把两个荒地变成了“有机农场”。下课后,她一有空就跑到地上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她的皮肤晒黑了,她的手变得粗糙了,她在种植蔬菜方面变得越来越专业了。她与学校的水果商店达成协议,定期清除水果商店扔进垃圾站的果皮。平均每周收集50公斤,平均年产量为2500公斤。10年后,大约25吨果皮废弃物将会减少。其中一些果皮被堆肥或发酵成酶,可以用来消毒和杀死害虫。基地生产的各种蔬菜,除了一小部分用于赠送,都被带到教室展示给学生,或者分类为安全食品,供学生体验从野外到美味食品的美妙旅程。“我们的土地不使用化肥或杀虫剂。它是正宗的,味道鲜美。”

今天,农场也成了老师和学生见面的好地方。“每次回长沙,我都会去基地找陶、新鲜空气、新鲜蔬菜,就像回家一样。”毕业八年后,现在上海工作的海燕说。

热情洋溢的政党代表

“看,这是陶老师为我们设计的一个项目。效果相当好。”在长沙高级干部活动中心的屋顶上,工人们正在厨房垃圾堆肥制成的三维菜园里采摘新鲜蔬菜。本单位采用陶余凯的建议,将餐厨垃圾转化为肥沃的土壤,生产绿色无污染的果蔬。

2006年,陶余凯当选为湖南省第九次党代会代表,这给了她更多与社会广泛接触的机会。十多年来,她一直担任长沙的“两型大使”。她在湖南省老干部局、湖南省人民社会福利厅、湖南省图书馆、长沙市科协、长沙市图书馆、长沙市老干部活动中心、东湖社区、朱庆湖中小学和许多有机企业做过有机生活、环保理念、爱心和公益方面的讲座,平均每年有数百次,共计数千次,影响数十万人。网民们亲切地称她为“酶妈妈”、“民间河流领袖”、“环保卫士”和“花仙子”。她还在长沙把她的学生培养成两种类型的公共服务传教士。

每天6点前,她早早起床,开了十多年的车,穿梭于学校、农场、培训基地和创业亭之间,备课、上课、培训、种菜、互动、整理材料、指导团队和记录日常生活。她必须忙到晚上12点才能休息。“我儿子今年读高三,我没有花太多时间辅导,试图扮演一个模范角色。”

作为一名大学教师,这些公益活动不能纳入评价体系。早在2004年,她就是湖南工商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,但她并没有全力以赴进行职称评定。对于这一选择,她表示平静,“做你喜欢的事,你必须做出选择。”从"学术学校"到"野外学校",这让一些人对她感到困惑和同情,但她很高兴,"有些事情是必须有人去做的。"

她曾在论文中提出要倡导节约型消费的理念,选择两种消费方式,“以政府为主导,企业为主体,消费者为主导”。现在,这些判断已经反映在国家的总体政策中,这使她能够更冷静地看待眼前的得失,更坚定地致力于生态消费的实践和传播。

给予会有回报。如今,生态健康的消费理念,如少外卖、多素食、少垃圾和资源再生,正在学校悄然流行。"每当我想到浪费东西,我就想到陶老师的教学."“不仅是我,我的家人也在关注陶和她的团队的活动,并受到她的影响。”学生们告诉记者。

陶余凯始终认为生态消费是时代的需求和趋势。“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我愿意成为先锋。”她说。

中国教育新闻,第四版,2019年10月10日

版权所有 dziso.com杨坝资讯 Copy Right 2010-2020